Out of Ideas
El Precio de este Amor

凌晨有一刻平静到想说一些话只给自己听,不需要有任何听众,不需要任何虚饰的美丽,甚至不需要有心灵的共鸣。总是写一些文艺得不得了的东西,我想很多时候是我害怕,害怕把自己的生活描述成流水帐的惨淡无味,更害怕让所有人读懂那全部的真实,曾看上去多坚强的外表下竟藏着如此脆弱的一颗心,我讨厌自己那样的懦弱和敏感。人们说你太清高,其实我只是希望在人群中被遗忘,做一个听众,一个边缘角色,一个激不起任何关注的小人物罢了。言少的人,有很深的孤独,但他们爱着自己孤独,沉默的人,他们很脆弱,仅仅只想自我保护。我可以和陌生人无边际无尺寸地扯淡,只是那玩笑过后,是很深很深的寂寥,空灵到能听到自己灵魂的哭泣和自怜,荒芜到可以触摸到最真实最孤寂的内心。所以我才爱上孤单,那看似无色的生活其实最让人安心和幸福。像james morrison所唱的
“Everybody’s talking in words I don't understand
the only place that i want to be is right back home with you”

他们谈论2012末日,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相信不相信,那又如何,很多轮回命中注定,愿意不愿意,那又如何,很多东西我们无法选择。如果那是和闺蜜的谈话,我会说“如果有那么一天,我很开心,因为终于可以结束一切。”被问过如果生命可以重来,我会选择做什么,有人说要做小鸟,有人说要永恒,轮到我时,我只是说,“不想再活了。”对于生存,大底,很简单地不想再要了。
我想人应该对一些向往保持距离,那样的距离能让人很幸福。当你发现很多东西想要得到并非太难,而得到的结果却是越来越感觉不到快乐。得到了一切,幸福确渐行渐远,这是一种愚蠢的选择。走在路上,总是胸闷,头晕,恶心,有那么多次感觉快死了,想到死内心确是种快感。活着是一种负担,很累,真的很希望有一天闭上眼就不用再醒来。

经历了一段足够失败的感情,失败太刺眼,抬手护着眼睛的时候遮住了所有阳光。大概太纵容自己沉浸在情绪中,掩饰得太多,总有一天会崩溃的,还不如任由悲伤流逝着,至少这是种真实。很傻地幻想着,很刻苦地痛着,很彻底地伤感着,把一句句的承诺和甜蜜,一幕幕的伤害和眼泪重新忆起,情绪时常失控,无法保持理智,尔后想想,也许别人心里早抹去了你,你还在这里祭奠过往,是不是傻了点。

我真的不是一个生活在现实中的人,幻想承载一切,也摧垮一切。那感情起初的伤,有多痛只有我自己知道,以至于我无法说服自己去跟他过一辈子,无法去彻底接受那些补偿,真的很多事情无法补偿,没法回头,我更没法释怀。一个口口声声说爱我的男人,犯着在我看来很荒唐很致命的错误,为什么所有的改变都只在伤害之后?而所有的改变在伤害之后又是那么无用!点滴的细节就能掀起大片的往事和沉痛,然后我累了,然后他累了,然后他换一种方式来伤害我,对他的付出没有回报向我做着最后的抗议。
当初多少次我想解脱想结束,他的那些话我还没忘记
“即使到了60岁你才不再难过,那至少我们一辈子在一起了”
“让我再为你做点什么,当我不能再为你做什么的时候,我会离开你的”
“如果我们分开了,临终躺在病床上,我也会为这辈子不能给你幸福而遗憾”
“如果你离开了我,有一天我成为了一个摄影师,拍了很多很多照片,在我们很老很老的时候,你无意看到了这些照片,发现所有的照片中都缺少了一个元素,那就是你。”
不知道这些话是一个孩子的冲动还是一个男人的承诺。
也许这些言语都真实过,只是在爱情拖垮了两个人的一天都化为了幻像。

恋爱的时候,想要自我保护,从来都让自己不相信这些话,分开了,不再那么害怕,这些话倒呈现出一些真实的色彩,只是,最后,他用沉默揉碎了一切。或许他也想自我保护,或许他不想用任何方式挽留,或许他只想如此绝情。
恋爱的时候,恐惧把爱情变成婚姻,变成一成不变的生活,变成朝夕相处的习惯,习惯成自然的漠然。虽然也有相濡以沫的向往,可最后由于害怕都被自己扼杀在了萌芽。姐对我说“其实女人跟谁结婚都差不多”听起来有点悲观,但也许是真的吧,只是我还没有丢掉某些期望,所以还不会随意向生活妥协。

他说:“我为你成长和改变,你为什么不为此感到欣慰?”欣慰之于伤害太微不足道了,我的心没有那么宽广,我的臂膀也没有那么坚实,而他的成长对我来说代价太大了。
我在和回忆斗争,我在和过去斗争,我在和无法改变的事实斗争,于是,我注定失败。
最。终。无。法。接。受。那。些。过。去。
一个说爱你的男人,但是却不知道怎么爱你。
一个说爱你的男人,最后用最绝情的方式来结束。
剧烈的争执后他问过我:“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我只是沉默。
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因为真的不知道什么是爱。最后,他留给我的是永远的沉默,沉默到今生都不会有任何回声和余音。这种沉默太痛,痛到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痛到你可以否定两年的一切。听过多少的甜言蜜语,最后的又是什么?只是分离和伤害。

有人对我说:“我觉得你会对你男朋友很好”惊讶过后只是无奈地沉默。
其实我可以很好,如果没有那些开始的错误,其实我可以很好,如果他值得我付出。
其实我并不好,因为想要的太多,一味地在索取,其实我愿意很好,因为真心的付出反而会让人觉得幸福。
我不会说“我想你了”也没有问过“你想我了没”我说不出口也问不出口,只会在内心最温暖的时候,说一声“爸爸,抱抱”
他说我没有给他家的感觉,没有在他很努力去改变的时候给他一点点的鼓励和支持,说我摧毁了他一切信心。是的,我没有用心去想过我们的未来,我纠结着过去,我无力甩掉那些心结和包袱,去舍弃那被折翼的自尊和理想。我甚至怀疑自己的感情,直到现在都怀疑。我想他看透了我反复的无望,我想他再也受不了生活的压力。于是,他用这种近乎逃离的方式给我最后的回应和最后的报复。
恨的时候,我歇斯底里地发泄,平静后,自己都不敢回头去看那些言词。
想不通的时候,会对自己说很多话,心情不好的时候,总是拿千万个理由去说服自己,其实还想听什么,那些个理由我听过太多遍了,只是不甘心这样结束于是继续僵持着,那些好听的话在我看来全是借口,始终不能接受,不能接受这样的退变和消逝,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和方式。来来回回我们挣扎过太多次,总在离别的最后又回头,而心中明明找不到丝毫未来和希望。是啊,找不到未来我还在坚持什么,好幼稚的不甘心,好牵强的坚持。

不愿跟他去那个城市,因为憎恨他在那个城市的所得和成长。
不愿踏进他的家门,因为他曾经的故事让我感到晕眩和恶心。
听过那个城市的故事,都是关于喧哗与欲望,见过来自那个城市的人,都是关于浮躁和轻狂。
“那个城市什么都可以用金钱买到,什么,都,可以。”
于是那一整天我都头晕想吐。
也许这就是解释,这就是我心里始终无法跨越的鸿沟和影像……

告诉自己要去遗忘,可梦里一切重现,相似的情节一幕幕地上演着,重复着,依旧在挽留,在哭泣,在那些感动到不真实,甜蜜到太深切的话语中继续,继续倾诉,继续拥抱,继续说要给对方信心……醒来后才发现,一场梦,一场空。

人生总是一个轮回,绕了一大圈,最后还是回归起点。
我输给了过去,而他输给了现实。

终于把这些不能出口的话写出来,太多东西积压在心上,觉得好沉,把它们通通掏出来放在这个没人来的地方,希望心可以轻松一点,希望可以忘记过往,希望,可以寻找新的生活。

决定,将这一切遗忘……

24.4.10 14:27
 


bisher 0 Kommentar(e)     TrackBack-URL

Name:
Email:
Website:
E-Mail bei weiteren Kommentaren
Informationen speichern (Cookie)



 Smileys einfügen
Gratis bloggen bei
myblog.de

© 2008 Free Template by MyBlog Layoutdealer. Design by Sveny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