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Ideas
hysteria

From the world depressing to the one stressing,i'm just running in cycle with nowhere no escape from the pains.

 

 

14.11.08 16:27


边缘

有一刻,给了自己充分的理由去遗忘痛楚
放开所有的包袱,卸下所有的防备
呼吸里有了豁然的轻松,灵魂的救赎
下一刻,被重重压抑掩埋,回忆纠结心头
寻求逃离的理由甚至是自救的借口
那些陈述,那些措辞竟忽然变得如此苍白无力
有时,竟是那样彻底地将它们遗忘了
于是,又一次,任由命运摆布捉弄
歇斯底里地挖掘那自嘲荒唐的内心独白
无望,抑或,绝望

放弃了挣扎的可耻
不顾一切的自私
那些千愁万绪归结成文字时
伤痛竟被轻易抛弃,如同未曾沾染过一方境地
不是那些回忆抹平了创伤
而是当找到最熟悉的空间和自我
那些伤害从来都是不足启齿

一直寻找,一直回归
寻找一种熟悉,回归一种超脱
也许,曾经幼稚,如今奢求
neither i can walk back,nor go future
性格决定命运,多么悲怆且一锤定音的描述

我相信文字和音乐交融的力量
muse让我再一次心甘情愿地相信:自己是上帝

Paradise comes at a price
That I am not prepared to pay
What were we built for?
Could someone tell me please?

刻意的冷漠,可以催生麻木
但是却经不起现实的一瞥
温柔的阳光彻底瓦解那脆弱的心墙
一遍又一遍,耳边回响着:
And we'll love and we'll hate
And we'll die......

16.11.08 17:36


交点

秋转冬,天转凉
阳光越来越吝啬,心情也难免苦涩
穿梭在人群中,风袭来,不自觉地捂住领口
把自己裹在厚厚的衣服和围巾里,有一种安全的感觉
有人跟我说,你最近变勤劳了
要不是他的提醒,我真的没有意识到
有时,我们误闯入了一种与原来截然不同的生活
却不知不觉地,依赖上了它
知道吗,拼命工作可以麻痹痛着的那根神经
那根神经被称为:emotion
每天加班到11点,时常好累好累
那不叫充实,只是机械地生活
我不怕依赖,只是怕依恋上善变的东西
痛和累能互相替代的时候,我选择累

依旧不爱交际,人与人之间总有太多界限与猜忌
与其高谈阔论,不如享受一个人的恬谧安静
我总会把跟自己有一定距离的人或物想象得比事实更完美
再接近一点,那些瑕疵的显露只会让自己失望
那么,保留点距离,让事物在心中更美好一些

平淡重复的生活中,会擦肩而过很多人
无需拥有交点,只是划着无数条平行线,但,一直同行

每天早上赶班车,我总是压哨似的匆忙
班车时间不定,赶到等车的地方,我会习惯性地去找那些身影
原来我会在拐出小区离等车处很远的地方
望着等车处是不是有个高个子同事
我眼睛近,看不清楚人,但只要看到有个身高特高的
我就知道班车一定还没到
我们很少交谈,后来他对我说
每次他远处看到我在等车处,就觉得班车一定开走了

现在换成正常班,我还是照样天天赶着班车
以前,车站会有一个戴眼镜的胖叔叔
在公司见到,我们都会点头一笑,从来不会有更多交谈
现在,每到车站,我都会去转角处找一个男生
我记不住他的样子,但是他手上永远都会拿着一个蓝色的文件夹
于是,那抹蓝色成为我识别他的标志,也给人安心的感觉

很多时候,不愿意赶班车我会自己坐车去公司
经常会在那辆车上遇到一个同事
有一天,他坐左排位置,我坐他身后的右排位置
他拿着杂志看,我发着呆
快到下车的那个站点时
我看他拿了下包,我塞着耳机,往外挪了下位置
然后我的注意力不知道飘忽到了哪里,直到司机开过那个站点我才回过神
我下意识地去看车上那男的,正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认错了人
只见他恍然大悟地望向车外,然后,猛然间,回头很怨念地看着我
似乎在说,你怎么不下车阿!
可是,我心想,我在等着你下车呀
蓦然间,当别人成为我生活中的某个标志时,我也成为了他们的
我们总是在不同的时刻遇到不同的人,诠释着某种联系
那种联系汇成一幅幅风景,构成了生活的画面与片段

有时,我们觉得很远的人会瞬间打破那种距离
曾经icq随意交谈的美国华侨,忽然告诉你,他在杭州
然后下一刻,我们面对面聊着他在洛杉矶的生活,谈着华尔街的泡沫经济
认识了5年的vinc,一直觉得他只会在里昂过着他的法国生活
可是5年后,他告诉你,“i'm coming to china!”
然后下一刻,他说“i'm in beijing now”并和你谈论起中国的女孩子
原来可以在饭后一起逛过那条熟悉的街去喝奶茶的阿三跑去了英国
然后消失很久后她会跑到博客上来留一句,彪,我想你,我一月份回杭州了
人们总是来了又去,去了又来
就像四季的风景,当我沉迷于春天娇嫩的绿色时
遍地的深秋落叶将整个杭城染成橘黄
还在望着那些枯枝时,嫩芽又重现了枝头,不久,又满城绿色

我们总是将身边的人划分为很多层次
对于领导,多少有些距离感
可当他们会拿着你手上的饰品玩弄半天时
当他们开着玩笑将gentleman改口为coffee-tea man时
所有的距离会在那一刻消失
这让我想起了Holly Throsby唱的
We`re good people but why don`t we show it?

一天最大的慰藉就是像现在这样
凌晨时分,万籁俱寂
洗完热水澡,钻进被子,手边有一大碗的提子
打开音乐,打开自己的博客,静静地读那些文字,写一些文字
仅仅是这样
不管白天活得多累
这短暂的心灵回归照样可以让我在明天把每一个最灰暗的时刻熬过来

朋友说喜欢我开心的样子,很灿烂无边
那种纯粹的快乐是真的能把阴霾的天空渲染出一道色彩
被蒙蔽的心灵是得不到彻底放飞的
努力承受,只为下一刻安静的遗忘
只有被生活压榨得所剩无几的时候
我才懂得更好地感受恬淡中的所得

刚刚听到电视里说:
“你是弱者,你一直都生活在**的阴影中,你不想去遗忘,因为你没有勇气!”
有很多的委屈被一语击中,我大概很想哭
清晨裹在被子里的时候,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熟悉的距离,竟感觉幸福

有时候,真想骂自己:
傻瓜,真笨!

22.11.08 14:15


learning to fly-pink floyd

CZ6382       CZ3819
“从**到本站的航班已抵达。”

那一刻,他离天空很近,我和天堂相距咫尺。。。

乘上机场大巴,安静地坐在角落
一路夜色的街边灯光打在玻璃窗上
映入眼帘的只是一幅流动重复略显枯燥的画面
只觉得车不断地穿梭于隧道
平稳安静的没有任何打扰
也许还是喜欢一个人的旅行
也许是身上davidoff adventure的味道让人心情愉悦
坐了很久才发现,大巴一直在高速前行
那所谓的隧道只是心中一个幻象的瓶颈
顿时,像是失去了保护,心落一地
 
走进机场,硕大的屏幕滚动播报着航班抵达时间
抬头寻找那字里行间的信息和联系的心情
找了靠窗的沙发坐下,看着对面的老外愉悦地吃着汉堡和薯条
餐厅播放那些曾经熟悉的声音
无需深究太多,只是一种闲适的消遣
热腾的奶茶伴着手机时间的流逝
那一刻,意识到
原来,幸福始于即将结束的等待

大学时辩论过,人真正的乐趣在于wanting还是having
这个时候,答案那么显而易见
真的不在于真正得到与现实碰触的时刻
而仅仅对于拥有前夕所抱有的所有期许和幻想给予的恬谧尽情地畅想
望着时刻表上的航班,似乎抬头遥望到了星空
还有,那张或许此刻安逸熟睡的脸庞
欣慰一笑,如果一直那样,多安静,多安心

曾经等待着windy外出旅游寄来的明信片
那种淡淡的喜悦,那么真实
只为那同一方天空下寄来的只言片语
却有足够打动人的友情与温情

我想我们在靠近
承载的一片思念在时间的前进中淡淡消融也浅浅沉淀
这一次,只是3天,而那一次,他等了30天
我豁然深刻理解也相信了那句话
“我等了一个月,还在乎这两小时吗?”
原以为那只是哄人的花言巧语,原来,不是。

那一次,彼此反复想象着相见的场景
甚至是反复设想每一段对话与每一个表情
这一次,我却希望把所有的结局和答案关在门外
时间的指针,停止摆动
那么,幸福,也许能飞得遥远

言语打破沉默,将畅想折翼
习惯了角色的瞬间转换,却未习惯时空的快进和倒转
周围陌生的一切消失
因为,他出现在面前,对我说
“站得那么远,你这是在接机吗?”
笑糊涂的自己
这是迷失于路途中还是到达了目的地?

23.11.08 19:12


经济危机下的草根阶级文化

这标题果然很学术很装B,但是请放下你的高贵姿态来农民一番

我已经如此穷困潦倒,你还要拿我怎样?!!
我原以为。。。但是。。。
猪肉埔:6.x元 —> 8.3元
巧颗粒:2.2元 —> 2.9元
葱包烩:1.2元 —> 1.5元
唯心香肠:2元 —> 3元
油条:3元 —> 3.5元
拌面:2元 —> 2.5/3元
慧娟某面:6元 —> 8元
我宣布,我吃不起永和豆浆了
这豆腐渣挤出来的破小店从草根阶级翻身成了中产阶级消费水平
还有,星巴克降低原料后的蛋糕太让我失望了!!
对此,我心情飞常之沉重。。。

好吧,我被打败了,我承认我没什么机会关注物价
但是别让我偶尔进下超市,进下中餐馆,就觉得自己是上个世纪空降下
来的
如果罢工能让工资涨起来,那么绝食能不能让物价降下来?

我说我最近忙死了
朋友说:“这经济局势你也忙得起来?”
就因为这萧条,人家裁员,我一人顶三人的工作
然后拿着小于一人的工资,你说我能忙不起来么?

印度人跟我说:“silvia,i want to see more smiles on you face”
我真该回个:“大爷,往我工资卡里多打点钱,我天天笑给你看
。”

某人说:“一块钱亲一个”
我答:“给你十块钱,你给我滚远点。”

sb:“两根黄瓜呆在家里了”
me:“没事,还有四个甜甜圈。”
(don't tell me u can't catch it,'cause that's so hypocritical)

下面要说,sephora他们家美貌无比的BA阿!!!
直板高挑的身材,秀气俊美光洁柔滑的脸蛋,高鼻翘尖,薄唇明
眸,还画了眼妆,朝着你眨巴眨巴的时候,老娘这心动阿!!
在此我要confess that我YY美男,第一次不止到渴望调戏这一步
他在面前的时候,那高尚灵魂深渊思想同时呐喊道:
“I wanna fuck him,i indeed do.”
==++++
忽然间,想到cp说的话
“管你导演还是监制,脱光了衣服就是小小性欲的郡下臣”
何况,还没脱光衣服,我已经用眼睛把他HLQJ了一遍
顿时我看清了一个真理
什么“无爱不性”真是TMD bullshit
“不性”只是因为ta的身材脸蛋还不足以
induce concupiscence,evoking one's hormone
(== 果真我有porn的潜质~~~)
那时我眼前浮现了这样一幅画面:
小攻一把将他按在墙角,用身体抵着那瘦弱的身体,右手揽住那纤弱的小腰,双唇充满激情又不乏温柔地触上了那柔软的红唇,舌尖挑逗且缠绵的互动将两者融为一体……指尖抚摸着那柔顺的秀发,有时会用力地紧紧一抓让他仰头渴望着更深的入侵……
(i'm over,i'm done……再下去就H了,要纯洁要纯洁.......)

话说我的英语一直能让自己觉得恨惊艳
曾经有人跟我说:“听你说英语是种享受”
没错!我曾经也这么觉得
这两天俺英语果然又让自己惊艳了一回
一开口真他妈的比狗都叫得难听!!!!!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好爱情侣两人都是杭州人
那天在甜甜圈,我后面的哥哥用杭州话在我耳边大叫一声:
“老婆~~~你快过来,看看要chui撒希”
忽然soooooooo有爱
还有那天走在路上,一对情侣在吵架
女:你色撒啦!
男;嘎么你想结个套,我抱你你又表偶抱,或又不或。。
忽然那个又soooooooo有爱阿
总觉得一对杭州情侣,不管甜蜜还是吵架
说起杭州话总有很多喜色 :)

公司趣事
印度人:who is ××?
me:[指向某人]
印度人再次确认:that gay?(guy)
me沉默n秒,顿塞n秒后:……yes!
(这样的语音误差实在很不厚道

那天印度人(男)给我们培训,看到某男走神,于是,双眼直勾勾地望着某男走过去,手啪地搭在其背部,手指顺着那单薄的脊梁骨线缓缓向下划过一条优美且暧昧的S曲线,指尖的触感从浅入深,力度由重到轻,瞬间隔着衬衫都能感觉到的肌肤温度灼烧着凝滞的空气,当充满欲望的抚摸下滑到无法再继续前行时,温柔的接触开始由下至上游离至颈部,手指浅浅地陷入那嫩滑的肌肤,从左向右继续着亲密的探索,那融会贯通的一系列动作蜻蜓点水收尾于耳根后那方敏感部位……

(对不起,一时情不自禁,没收住笔,话多了点)
但是,以上描述真实可信,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仅三尺之外的我看得热血沸腾,荷尔蒙激生

n分钟之后,印度人又在另某男身上施行了60%上述动作。
me看得真是呼吸困难,苟延残喘阿 ==+++

又n分钟以后,印度人看大家对他讲的内容反应比较迟钝,想解释说他讲的东西其实并未涉及到很深很广的领域,于是来了句:
“i'm not touching on many things.”
me立刻由于yy过度昏厥……实在是太HLL的辩解和流氓作风的YL了
.
我orz道,合着您老还想touch more来着?(房里共三男)

最后来段猫猫的小故事
她西班牙语老师说会几个中文:“你好,谢谢,飞机,再见”
猫说当时该跟他说:“飞机前面的动词是‘打’,‘打飞机’就
是‘我是帅哥’的意思”
那天说到北京烤鸭,那老师学会了说“鸭子”
那么以后他到中国就可以说:“你好,谢谢,打飞机,找鸭子,
再见。”

FIN.

30.11.08 14:46


Gratis bloggen bei
myblog.de

© 2008 Free Template by MyBlog Layoutdealer. Design by Svenya - All rights reserved.